【甄建萍專欄79】《煙波藍下村莊美》新疆于田甄建萍

閱讀:3 來源: 網絡 2019-12-12 12:00

“迷蒙的煙,蕩漾的波,組合成煙波藍。”這是簡媜在《煙波藍》的序中寫下的句子。讀到這句話,我的突兀地想到鄉村。鄉村的天空,浩渺的藍色里,白云游蕩著,鳥兒的翅膀上別著云彩,飛翔著。飛到某棵樹上停留,樹就頂著煙波藍。

“平平渺渺煙波,是中只許神仙住。”村莊里的莊戶人家,又何曾不是神仙呢?沉靜,安逸,厚重、簡單的村莊里,映襯著悠悠,清清,素素,樸樸的美。

春天的清晨,光亮從東邊升起,天空由灰黑色,慢慢,慢慢地轉成了藍色,霧蒙在藍色上,就是煙波藍。幾朵白云,載著莊戶人的夢,漫步在煙波藍上。父親拿起靠在墻角的鋤頭,披著晨曦向田野走去,沉睡一個冬天的鋤頭,在父親的肩上蘇醒了,它做好了與土地交戰。大地是黃色的厚土,等待著耕耘,播種,等著天空的那一抹藍色,啟動日頭的溫潤與炙熱,讓種子長成蔥郁的莊稼。

夏天里的莊戶人家,能悠閑自在些,天空的煙波藍,也比春天的幽靜。夏天的父親只需每日踏著煙波藍,在清晨與黃昏出入田地里,澆水施肥,拔去雜草,喂飽牲畜。午時,灼熱的日頭,讓父親躲在葡萄架下,煙波藍透過葉片星星點點地照在父親身上。父親望著天空,興趣來了,就喊兩嗓子京劇,吵醒了正在午睡的鄰居。鄰居悠閑地來到小院,和父親說說莊稼的長勢,哈哈幾聲笑,透過小院,飛上了煙波藍的天空。

“春種秋收”時,煙波藍的天空格外明媚,豐收的喜悅在秋天始終掛在父親的眉梢。田野的斑斕與煙波藍相互輝映,構成土地醉人的色彩,秋水共長天一色,云卷云舒鋪展浩渺煙波。風送來肥沃的泥土揚起的五谷豐登,煙波藍下的村莊沉默在土地的饋贈里。田野里忙碌的莊戶人,構成了豐收的潑墨畫。父親正在收割玉米,鄰居站在田埂上,與父親預算著收成,此時的煙波藍啊,掛著莊戶人家的多少憂愁,多少喜悅。

沒有人注意過冬天的煙波藍,肅穆,蕭條,卻從不頹廢;蓬勃,向上,暗含希望。也許天空懂得,并不喧囂的村莊,在煙波藍籠罩下,正在努力孕育春天。

村莊的鳥兒是第一個銜著夢起飛的。我從小生活的村莊,有很多鳥。我能叫出名字的并不多,我看的最多的當屬麻雀、斑鳩、鴿子。上學的路上,望著如煙如霧的天空,斑鳩優雅地飛著,麻雀聒噪地叫著,幾朵白云仿佛被鳥兒們銜著。我那時剛剛學了“煙波江上使人愁”的詩句,我踏著冬天的冷冽,看天空的鳥兒,我以為鳥兒的翅膀上繞著煙波藍,就像繞著我逃離村莊的夢。于是,鳥兒站在樹上,煙波藍就在樹梢上搖晃。煙波藍一定最先被村口的老槐樹接住,而后頂在樹梢上搖曳,因為多年后,我逃離了村莊,心里卻始終留著老槐樹在藍天下的影子。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這是柳永的愁緒,我的愁緒駐足在村莊,在那里祖祖輩輩,重復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是煙波藍下漂泊的游子,我終將洗盡鉛華,回歸煙波浩渺下的村莊。

【專欄作者介紹】 甄建萍,筆名,甄小竹,竹兒,機關公務員,文學愛好者。 作品散見《精短小說》、《長江詩歌》、《晉中日報》、《德州日報》、《東海日報》等報刊。短篇小說《向日葵盛開了》,在《雙月湖》季刊征文中獲得三等獎。曾任江山文學網系統短篇小說組編輯,江山文學網電子期刊編輯。

【今日簡訊】截止 2019年12月11日 ,郭福全自媒體平臺運營中心轄下 博客文學公眾號、寫手文學公眾號和手機文學公眾號 共刊發全國文友原創稿件 4624 篇;郭福全自媒體平臺運營中心共修改推薦報紙副刊發表全國文友作品數量共7380篇次!

博客文學公眾號:guofuquanyuegaoboke宗旨: 交流寫作投稿經驗,提攜扶持文學新人,刊發原創文學作品,引領時尚文學潮流!

郭福全,陜西寶雞人,讀過十年書,當過三年兵,經過十年商,做過十年期刊編輯。創建有超過300萬人次訪問量的郭福全約稿博客、郭福全文字工作室、博客文學、寫手文學和手機文學公眾號。在全國各期刊報紙發表超過50萬字文學作品,推薦報紙副刊發表全國文友作品超過7000篇次!2016年11月27日公開聲明退出陜西省作家協會暨寶雞市作家協會。

掃碼
關注
意見
反饋
返回
頂部
彩票合买平台合法吗